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有爱就有家,无谓买或租

2020年09月03日 11:22

租房子完婚正常吗?

这个是一个很实际且残忍的话题讨论,常常听见身边人八卦到:某某某和谁谁谁都即将结了婚,却由于男性没房,最后崩了。这类事儿产生的越大,越引起大家针对婚姻生活与房屋的思索。难道说租房子就不可以完婚,一定要购房?

以往的几十年里,“富有购房、没有钱租房子。”,“早购房早挣钱,越迟购房越吃大亏。”,“不购房别想娶我闺女。”……这种意识早已深层次我国人的心,但伴随着社会发展持续的发展趋势,楼价的持续飙升,购房的难度系数也慢慢飙升。

你想要租房子结婚啊?租客网从此话题讨论进行调研,数据显示绝大多数人表明租房子作为短暂性衔接是能够 接纳的,两个人完婚是由于感情而不是房屋,归属感能够 从别的层面获得。但也是有一部分人表明,完婚沒有自身的房屋,缺乏安全感,接纳不上。

有些人那样说:房屋是租入的,但生活是自身的,生活需要认真运营,这跟房屋是否租入的并沒有多少关联。总惦记着自身拥有房之后要怎么如何,却忽视了租的房屋也一样可以啊,终究日常生活并不是租入的,要把日常生活过的丰富多彩。

电视连续剧《欢乐颂》中的樊胜美,一直把房屋挂在嘴上,希望着男朋友尽早翻盘逆转,给她一个家。不,精确地说,是给她一套房。没有办法去考虑她的念头是不是恰当,这在如今的社会下是一个很实际的难题,用房屋来考虑男生的真心诚意、责任感,及其带来女性归属感。

但小编想说,家的定义并不是房,“房屋”的实际意义取决于:它必须相互都花销思绪努力爱,将空落落的居所填入溫暖和期待。这样,它才可以变成可停靠栖居的内心海港,可填补动能的加气站。

所以说租房子完婚对婚姻生活自身并沒有危害,危害婚姻生活的是心理。那么针对租房子有什么规定呢?

要室内装修精致,服务设施齐备,地理位置优越,服务到位,安全性,還是各种各样主题活动需有竟有?无论你想说什么规定租客网都能够满足你!

幸福快乐从来不因房屋而决策,挑选租客网,让你的“日常租生活”多姿多彩,为您创造出一个温暖的海港!


相关推荐

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那是因为没有选对平台!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10月15日 18:10

想要“租”实惠,就来租客惠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中产阶级和年轻一代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消费主力。年轻人没有家庭压力,宁愿花大部分收入去享受,也不愿意“背负房贷”,承受巨大压力。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过更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能用有限的资金,过上更好的生活,是他们一直不懈追求的。作为社会主力的年轻一代,他们的消费观念、偏好与方式正越来越多地影响着消费升级的走向与趋势。从消费诉求上来看,年轻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效率、自由、科技感是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体验;从消费品类分布上来看,休闲娱乐、生活服务等成为了新生代消费者的主要消费去向。除了购物消费,在住房租赁方面,年轻租户也从单一的环境需求,升级到对效率、服务质量、等方面的需求,因此,租客网等高品质租赁平台也应运而生,品质租房成为租房人群的新诉求。而据笔者了解,租客网在不断提升租赁品质的同时,还开展了“租客惠”项目,致力于为所有年轻租客带去更好的体验感以及实惠。“租客惠”是租客网为所有租客带去实惠的项目,不论你是吃喝玩乐,选择了租客惠,到处都可以享受到实惠!满足年轻人的所有消费需求。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以及付款时的“优惠买单”,使用便捷,无需提前购券,也没有指定消费,会员在付款时可直接享受到租客惠的优惠折扣,而且没有次数的限制哦!年轻的一代,正在用自己的消费习惯与观念构建自己精神领域,而租客网也一直在丰富自身,为所有租客更多的便捷与福利。加入“租客惠”,到处都实惠!

2020年09月12日 10:36

3笔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被追回!

4月24日,金融委办公室地方协调机制(深圳市)(以下简称深圳协调机制)召开会议,旨在贯彻落实当前经济金融工作以及“房住不炒”的要求。  会议研究了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政策的协同落实情况。要求把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引导信贷资源更多支持受疫情冲击较大的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把中央银行用于支持经济社会发展的优惠资金和扶持政策,切实用到正处、用到实处。  会议一致认为,要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以及金融委会议精神,坚决贯彻落实“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工作要求,加强信息共享,强化跨部门协作,形成工作合力,切实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严禁信贷资金违规用于购房,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此前,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深圳市住建局、深圳银保监局、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等五部门通报房抵贷买房调查情况。  相关部门表示,未发现违规信贷资金大量流入楼市的情况。辖区存在个别商业银行有客户先全款买房,再以该新购置房产作为抵押申请经营贷的情况,但规模占比很小。  相关部门还表示对发现的问题严肃整改并问责,对被违规挪用于房地产领域的贷款要坚决予以纠正,限期收回并压降对借款主体的授信额度等。  但据第一财经报道,从多家银行了解到,有银行自查后未发现小微企业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但也有银行称,2020年共发现违规流入房地产贷款3笔,但均已提前收回违规贷款。具体情况如下: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2020年,共发现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贷款3笔,均已提前收回违规贷款。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行:今年没发现违规流入房市的情况,也尚未向相应机构上报“贴息客户清单”,不存在贴息资金进入房市的情形。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自查结果未发现有小微企业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没有出现客户全款买房,然后用新购房产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经营贷的情形。  那么,在房抵贷违规流入楼市的过程中,银行和借款人各自扮演了怎样的法律角色?银行有哪些法律风险?如果借款人是蓄意买壳公司申请经营贷,借款人是否涉嫌骗贷?听听资深金融律师怎么说。  1.房抵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银行在其中是什么责任?有无法律风险或法律责任需要承担?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贺俊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七条[1],商业银行对外发放贷款,有责任对借款人的资信和借款用途进行审查。商业银行借款人的实际用途与合同约定的借款用途不符时,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及时收回贷款并追究借款人的违约责任。  借款人擅自变更借款用途系借款人自主利用资金之行为,出借人并无监管之义务。即便银行对借款用途监督不严,也不并能因此免除借款人还款义务。银行对借款用途未尽监督义务,实际上并未加重借款人的还款义务和责任,并不影响债务人的利益,也不超出债务人承担责任的预期,债务人不能以此为由拒绝承担还款责任。  对于商业银行或其工作人员未尽审查义务违法发放贷款,尚不存在有明文规定的行政责任。但违规向关系人发放贷款的,商业银行或其工作人员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2]。  除了行政责任外,还有可能涉及刑事责任。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向关系人以外的其他人发放贷款,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1、个人违法发放贷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2、单位违法发放贷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  北京天达共和(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燕燕律师:银行作为发放贷款机构,其在开展信贷业务时,依法承担着严格审查借款人的资信,实行担保,保障按期收回贷款的义务。并且根据《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流动资金贷款不得用于对于固定资产、股权等投资,不得用于国家禁止生产、经营的领域和用途。流动资金贷款不得挪用,贷款人应按照合同约定检查、监督流动资金贷款的使用情况。  因此,如果银行在经营贷贷前调查不尽职,贷后跟踪检查不到位,对借款人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应发现而未发现,或虽发现但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的,或者造成贷款形成风险;或者存在未按规定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对贷款资金使用的跟踪检查和监控分析不到位,那么根据《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银行监督管理法》等相关规定,贷款人也就是银行则受到责令限期改正、罚款甚至是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的行政处罚。  如果银行或者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这边的违反国家规定,可以是过失违反,也可以是故意违反,数额巨大(100万元以上)或者造成重大损失(20万元以上)的,则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  2.如果借款人涉嫌买壳公司申请房抵经营贷,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北京天达共和(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燕燕律师:借款人买空壳公司,用于申请经营贷的行为存在一定的欺骗手段,并且申请经营贷的借款人需公司经营收入的相关材料,因此,买空壳公司的借款人对于这些经营收入的相关材料很大可能也是通过造假手段制作并提交给银行,故而又是一种欺骗的手段,那么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的,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构成骗取贷款罪[2]。  一般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或者造成银行损失20万元以上,或者虽未达成上述标准,但是多次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的,都已经构成骗取贷款罪。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贺俊律师:借款人虚构经营需求,向银行套取经营贷的,除可能被银行提前收回贷款并追求其违约责任外,还有可能存在刑事责任,构成贷款诈骗罪。是否构成贷款诈骗罪需要核查借款人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及骗取贷款的具体金额是否符合起刑点。一般来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应予追诉。  3.关于经营贷问题,借款人与商业银行有哪些需要注意的法律问题?  北京天达共和(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燕燕律师:对于中小企业申请经营贷或买壳公司申请经营贷,将资金用于房产投资的这个行为,我认为作为银行应谨慎地进行贷前尽调工作,并且在申请审批通过放贷前,银行亦应当向借款人重申专款专用的义务,以及告知借款人违反专款专用的后果;在贷款发放后,贷款人应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检查、监督流动资金贷款的使用情况,严格防止借款人将贷款用于房产等固定资产的投入,一旦发现有这种情况,应当严格按照合同约定以及法律规定处理。从而让借款人认识到对于经营贷只能专款专用,无任何偷梁换柱的疾患,无任何机会可钻。  还要注意,银行工作人员有否与借款人串通,共谋的行为,一旦有这种行为,银行工作人员的行为就不是简单地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而有可能与借款人共同构成骗取贷款罪,如果存在非法占有为目的,则构成贷款诈骗罪。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贺俊律师:借款人与商业银行不仅要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也要严格依照各监管部门的监督与管理规范,不得利用法律法规的漏洞从事有悖于国家方针政策、监管导向的活动。  目前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已向有关部门发送关于禁止房抵经营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禁止经营贷款用于并购贷款、国家产业政策禁止和限制的项目以及参与民间借贷、投资资本市场和个人消费的通知。各企业与金融机构应当严格遵守、开展自查、防范未然。  事件回顾  4月22日,深圳银保监局提出系列针对性监管要求:  1、加强借款主体资质审查,不得向无实际经营和经营流水不真实的空壳企业发放贷款,对实际经营企业成立或受让时间较短的借款人要进一步严格审查;  2、加强抵押物管理,重点审查房产交易完成后短期内申请抵押经营贷业务的融资需求合理性;  3、加强贷款资金用途管理,严禁信贷资金借道回流借款人账户或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加强对借款人贷后房产新增情况监测;加强贷款中介与员工行为管理,严防内外勾结;科学设置考核指标,严防构造虚假小微企业贷款、骗取财税优惠补贴等违背政策意图的行为。  下一步,该局还将对辖内银行开展加强信贷管理、服务实体经济情况的监督检查,对银行自查未能发现或发现但未及时报告的违规问题将从重从严处罚,对银行在帮助企业申请贴息过程中存在弄虚作假和套取、骗取财政专项资金的将依法依规责令改正并追回补贴资金、给予企业失信惩戒,涉嫌犯罪的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2020年04月25日 20:40